孙瑞红

洛阳孙瑞红刑事辩护律师团队

http://www.luoyanglvshi.com

法律咨询热线:18317550005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应当被滥用!

2014-12-29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应当被滥用!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制度是新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一项新制度,但是这项制度现在已经被滥用,并且非常的严重。办案单位一般都会先办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取得所有的口供材料,之后变更为逮捕。

根据79条第二款,对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10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应当逮捕。即,不应当采取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措施。但办案单位会根据72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认为采取监视居住措施更为适宜。进而又认为,对嫌疑人在其住所监视居住,会有碍侦查,随决定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这是公安系统、检察院系统、国安系统在新刑事诉讼法修改过程中的不应当有的巨大胜利。司法系统参与立法本身就是与法治相违背的,司法系统参为自己的违法行为在立法上固定依据,这更是与法治不相容的。三个系统分别争取到了恐怖活动案件、特大贿赂案件、危害国家安全案件可以根据办案需要采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的立法根据。换句话说,法律虽然没有明确表明着三类案件可以进行刑讯逼供,但是让三个机关在采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时候,一方面整个过程根本没有相应的控制措施以避免嫌疑人在这个期间受到刑讯逼供,另一方面,又限制了律师的会见权。实际上为这三类案件的刑讯逼供提供了巨大的空间,对嫌疑人的权利实际上几乎没有救济措施。

72条第一款总计列举了5种情况,除了第四种情况,大家都认为采取监视居住措施没有问题,如果有碍侦查的,完全可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但是如果嫌疑人不符合其他四种情况,办案单位却以72条第四项,即“因为案件的特殊情况或者办理案件的需要,采取监视居住措施更为适宜的”,给嫌疑人采取监视居住措施,再以在其住所监视居住有碍侦查,那么办案单位就应当明确,“案件的特殊情况”是什么?“办理案件的需要”是什么需要?因为案件的特殊情况和办案需要不应当是一个没有边界的概念,必须予以限定,否则就等同于默认可以对三类案件的嫌疑人采取刑讯逼供措施。与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保障人权的原则相去甚远,且与提倡的法治建设南辕北辙。

在现实的办案中,比较多的是涉及特大贿赂案件。只要是比较大一点的官员涉贿赂案件,十之八九采取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措施,并限制律师会见。最终这些官员十之八九涉案金额都会超过50万元,即都会最终定为特重大贿赂案件。换句话说,侦查机关在现实中已经在滥用刑事诉讼法72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如果最高机关真的在贯彻保障人权的承诺,就应当尽快对这一口袋一样的规定作出细化解释。否则尊重和保障人权是说给外国人听的。(完)


联系我

电话:18317550005

地址:河南省洛阳市洛龙区泉舜186A区2412室